但无法提现或用于其他消费

2020-10-30 07:21

国企此次也有改革时间表,省国资委旗下的一家企业副总告诉记者,他一直希望推行车改,可以遏制公车私用,但觉得改革的具体方案还可商榷。“企业经营活动和公务活动有很大区别,统一标准不合适。”在海关工作的朱武吐槽,工作原因常要去遥远的总关开会,500元补贴只够坐公交,“不过大家都一样的话,我也没意见。”

个别地方还出现过车改补贴标准畸高、经济落后地区推进难度大、重大活动用车难保障等问题。因此,省有关部门曾向国家发改委提出,希望加大调研指导并出台原则性指导意见,既考虑国情坚持区别对待,也要推动有条件地区尽快改革。比如列支渠道不应列入干部个人工资性收入;车改后不能把补贴当福利;凡从事公务活动的公务人员均可参与改革、均可享受补贴;改革方案和补贴标准最好经合法审批程序和认定,支出列入年度财政预算,防止改革的实施者和推进者成为新的获益者和维护者。

中央和国家机关车改方案已出台,对此省级机关事务管理局表示,将进一步研究方案。常州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毛建平告诉记者,此前常州曾到浙江等地调研,已形成改革的初步方案,而该方案迟迟未实施,就是为了等待中央公车改革政策的出台。

记者昨从有关方面了解到,早在1990年代我省公务用车改革已经起步,改革总体是自下而上的,一般由乡镇基层到县以上机关,苏、锡、常、宁四市乡镇最先全部完成改革。

“大家议论了一天,觉得这是一系列反腐措施后的必然结果,要出台这么大的改革举措很有魄力。”对苏州姑苏区公务员李馨(化名)和同事们来说,更多是“事不关己”,一方面不公车私用本已是习惯,一方面普通科员打入市民卡、可随意在超市使用的车改补贴本就是500元/月,也没多。但他们揣测,真正不平衡的是“领导”,现在科级干部2800元、副科级2400元的车贴将被砍掉一大块,“怎会没意见”?

学者普遍认为,尽管可以预料一些人对车改有怨言,但江苏肯定不会超出中央定下的“硬杠杠”。省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孙肖远一直密切关注我省公车改革动态。他表示,就已经实施的车改而言,苏南苏北补贴悬殊,苏南部分公务员和以往配车的厅、处级干部会觉得利益受损,难免有抵触情绪。如何在改革中不过分打击一线公务员积极性,是改革落地的最大难题。孙肖远认为,“遏制车轮上的腐败”势在必行,中央出台的补贴标准经过充分调研论证,应严格执行。苏南一些地区实行的交通补贴,“大多是作为公务员的补偿性收入,过高就超越了出行补贴本来的功能,并不合理”。

“公车改革只是单方面的一项改革措施,靠它来调节公务员的整体收入不现实。”孙肖远表示,在推进公车改革的同时,整体联动推进公务员收入分配制度改革,才能有效减少改革阻力,体现社会公平,更好调动公务员积极性。 (陈月飞 顾 敏)

公车改革效果可谓立竿见影,东台、昆山、仪征、淮安楚州区车改后,节约用车费普遍在30%以上,无锡实施乡镇车改后立即节省车辆费用2500多万元。问题也随之而来,少数领导干部为节省补贴而干脆少下基层,减少现场办公就是一例,南京曾开发软件,用公务ic卡代替现金,用卡可以乘出租车、加油和过路过桥及维修保养,但无法提现或用于其他消费。

南京市级机关科员郑磊(化名)没有车改补贴,他日常去兄弟单位“近的走着去,远的公交地铁去,或蹭开车同事的车去”,觉得多发500元很不错。苏北一些公务员对“实际涨500块钱工资”也持欢迎态度。以往市区内的公务,淮安科级干部陈浩近的骑自行车,远的开发区还得垫几十元打车费。虽然改革落实到基层仍需时日,但陈浩觉得挺受鼓舞:“没有补贴工作当然一样要做,有了补贴,总归心里好受些。”

我省车改有三种模式:货币化改革,即按月按人发放公务交通补贴;租赁式改革,即从社会上租车,按一定价位买断所租车辆的年使用权;包干式改革,即设立专门账户,以乘车券或票的方式发放。其中又以货币化改革最多,曾占实施车改乡镇的七成多。鉴于经济发展水平南北差距大,改革一直分类进行,苏中一些地区在苏南后实行车改,苏北不少地区则没有改革。

About...

澳门赌厅,冶金工程施工总承包贰级,是全球领先的企业服务提供商,主要生产经营中枢神经系统用药。

热门阅读

随便看看